主页 > L再生活 >中国妹驻扎组屋‧新山惊现一楼一凤 >

中国妹驻扎组屋‧新山惊现一楼一凤

发布时间:2020-06-15   浏览量:517   

 

中国妹驻扎组屋‧新山惊现一楼一凤(柔佛‧新山19日讯)数百名来自中国各地的年轻女郎近日“大举入侵”及抢租新山26座中低价组屋的单位,然后以香港盛行的“一楼一凤”方式从事卖淫业,导致当地在短短时日内成为“黄潮氾滥”的“凤楼”。受影响的当地居民为揭露这群“凤姐”扰乱当地民生、破坏民众家庭,并导致屋租暴涨的恶行,遂主动带领《》记者深入“凤巢”侦察她们的卖淫行径。这些不愿具名的居民说,这一大群的中国女郎主要是“进驻”新山士都兰组屋区的其中26座中价组屋及廉价组屋,然后再以一人独力承租一个单位的方式,在当地展开“迎送生涯”,而她们这种“经营”丑业的方式,活脱脱就是香港“一楼一凤”的翻版。这些居民为了阻遏有关色情行业继续在当地扩张,而决定向媒体揭发此事。而本报记者在佯装“寻芳客”到当地明查暗访时也发现,当地已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红灯区”,并吸引无数来自彼岸、北中南马的嫖客到此寻欢作乐。居民披露,他曾亲眼目睹来自新加坡、古来、笨珍及哥打丁宜等地的男子或老翁到此寻花问柳,一些老翁更为了风流快活,而把数十年来辛苦攒积的公积金或棺材本耗尽。狮城老翁越堤来寻欢“大哥,自己一个人?要不要按摩?”这些中国女郎通常都是在组屋附近或购物中心“猎”到目标后,以按摩为名和独行的陌生男子搭讪,实则是暗问对方要不要性服务,然后再把有意寻欢的男子带回她们承且的单位进行“性交易”。其中一名居民指出,这些中国女郎常在购物中心各层的围栏内徘徊,过去,她们多是坐在购物中心的木椅上,随着木椅被拆除,她们就改坐在设置于店外的付费式按摩椅上,等待寻芳客的出现。“我经常看到30多岁的女子牵着年龄介于50多岁的老翁走出购物中心,然后再往组屋的方向走,一看就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他说,有些中国女郎为了掩人耳目,在遇到熟客时,多半会先让熟客走在前头,自己则在约10呎距离的範围内紧跟,有者则先叫熟客自行到她们的“凤楼”外稍等片刻,然后她们才随后而至。“若是接到新客,中国女郎就会走在前头,新客则在后紧随,待顺利穿过免税区的关税检查站后,他们就可以到‘凤楼’风流快活一番。”一名女居民则抱怨说,这些中国女郎不仅公然在购物中心徘徊拉客,并把组屋的单位当成“淫窟”,把当地搞得乌烟瘴气。“有一次,中国女郎就在我家对面的单位与顾客胡搞,当时,我儿子就在客厅,看到这种情景,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陪读妈妈挣儿女教育费据一些常与中国女郎打交道的居民揭露,这些“凤姐”有的是因为生意或炒股失败而“下海”,而当中也有不少是失婚妇。“她们都说,她们是为了要养育孩子及家中两老,所以才会从事性服务。总之,她们提供的理由五花八门,但可以肯定的是,个个都是自愿的。”据了解,有的中国妈妈更是为了培养儿女成材,在把儿女送到新加坡受教育后,自己则在一水之隔的新山士路兰组屋暗操丑业。咖啡店陪客赚吃讨小费据悉,中国女郎除了“卖身”赚取收入外,她们在组屋区一带活动时,经常以“陪客”的方式来换取一个午餐或讨些小费。居民说,组屋区的咖啡店或小餐馆是中国女郎“骗吃骗喝”的地方,只要她们看到老翁形单影只的在吃饭,就会坐在老翁的身旁,叫了饭菜,顺水推舟的就要这些老翁“埋单”。”另外,一名曾在当地酒廊消费的男顾客说,别小看这些中国女郎,她们这边坐坐,那边坐坐,几个小时下来,要讨到上百令吉小费并不是难事。记者搭讪揭女郎月赚万元《》记者假扮寻欢客与一名中国女郎搭讪时,对方声称遇到一名来自狮城的70多岁“豪客”,每次交易都会付她三四百令吉,且三两天就来找她,令她收入“丰硕”。由此推算,她每个月可以赚取上万令吉收入。这名中国女郎说,狮城老翁与大老婆离婚后,又娶了一个大马女子,经常往返新马,不过,相信是跟本地老婆出现了问题,老翁最近经常“光顾”她。“我也不知道他年轻时是干甚幺的,这幺有钱。”她还说,她担心有钱老翁被其他中国女郎盯上,往往在老翁出现时,就一直陪伴在侧,或是带老翁到处去逛,藉此与老翁“培养”感情。疑付通关费特定柜台入境一名不愿具名的居民披露,中国女郎为了方便入境,抵马时会经过一道“买关”手续,每人得支付700人民币(约345令吉),甚至于她们要走哪个柜台都事先被安排好。不过,这个消息并未获得证实。“这些中国女郎一般来马的签证分为半年和一年,她们每3个月要回中国一次,每个月则必须到移民厅‘出关’盖印。她们多是从澳门搭廉价航空来马,也有部份是通过广州或厦门搭飞机抵马。”居民说,中国女郎来马30天后,就会搭巴士到泰国合艾再“买关”,费用从700到900令吉不等,包括在当地住个几天,来回费用约1300令吉。这里所谓的“买关”即出关一次,有时她们可以拿到30天的逗留期限,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只有7天,逗留期一到,中国女郎就必须到移民局申请延长。据了解,这些女郎往往签证到期返回祖国不久,回来时就会再带来一两位“小姐”加入她们的行列,使得组屋区的卖淫女郎有增无减,愈来愈多。条件不如小美眉来马找出路中国女郎向假扮嫖客的记者披露,由于结过婚、又生过小孩,她们自知条件不及年轻貌美的姑娘,只好前来大马找出路。但是,在南马新山“落脚”后,她们仍面对其他国家的性工作者的竞争。据了解,新山士都兰组屋区也出现一批来自越南的卖淫女郎,这些外形娇小的女郎比中国女郎更年轻、貌美。由于她们的“身价”比较高,所以多在较高级的娱乐场所出没,并不会在购物中心各层守株待兔。中国女郎说,这些越南女子也住在组屋区,由于“顾客群”不同,所以不曾出现中国女郎与越南女郎抢生意的局面。老相好收费50新货一小时150据常与中国女郎打交道的居民披露,中国女郎的性服务收费一般介于80至100令吉不等,若碰到“老相好”则收取50令吉的“友情价”。至于“新货”上架,“服务”一小时则高达150令吉。本报摄记假扮嫖客陪同一名老翁故意在购物中心蹓跶,结果前后有两个来自中国重庆,年约30多岁的女郎前来搭讪。首先前来搭讪的中国女郎开口就问:“要去吗?”当摄记和老翁拒绝后,女郎便匆匆留下电话号码就离开。过不久,另一个外貌相当姣好的中国女郎又来搭讪,同样问:“要去吗?”摄记问她收费多少?她说:“一小时150令吉,要去的话,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很美的。”摄记嫌贵,中国女郎接着解释,她跟其他中国女郎是不一样的。摄记与老翁后来以还要再看看为由,打发对方离开。仲介高价转租空房租金500元新山士都兰的第1座及第16座组屋是属中价组屋,第17座至第26座则属廉价组屋。由于组屋的租金行情上扬,一些房屋仲介得悉组屋成了“一楼一凤”后,竟抢先租下空房后再以高价转租,有者甚至以日租计算。女郎同时租两个单位一名不愿具名的居民指出,早期,廉价组屋的一个单位租金不超过500令吉,如今单单一间没有冷气的房间,租金就要四五百令吉了。“中价组屋以华人居民为主,廉价组屋则以马来人居多。由于租金高,连当地马来屋主都不要住,宁愿搬离该处,空出房子来出租给这些中国女郎赚钱。”他称,不知是为了声东击西防止执法当局的检举,还是另有原因,有的中国女郎同时租下两个单位。“一些住在附近花园区的中国女郎也会带‘猎物’到组屋交易。”搭车到食档陪座“钓”客经常和其中一些中国女郎打交道的组屋居民披露,这群盘踞新山士都兰组屋区的中国女郎的年龄介于20多岁至40多岁,她们多是来自福州、四川、重庆、浙江、审阳、河南、湖南、湖北等地。他说,中国女郎都是先在附近的购物中心“猎物”,不过,基于购物中心在早上11时营业,且此时段的人潮并不多,可以“钓”到的顾客很少,因此,中国女郎为免浪费时间,遂搭车到距离组屋区不远的新山市中心一栋大厦位于2楼的食档找客做陪座。“当然,这些中国女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要把你情我愿的顾客带返组屋区交易。”他本身就曾亲眼目睹一名相信与一名老翁交易完毕的中国女郎,亲自送老翁到巴士车站等巴士返回新山市中心。议员:警常扫蕩问题无法根治针对中国流莺将新山士都兰组屋区变成“红灯区”一事,当地州议员莫泽浩说,他一直以来都有在做跟进工作,一有相关情报就会通知执法单位,而警方与移民局执法人员也经常前去扫蕩,但问题始终无法根治。他指出,除了中国妓女,当地也出现其他国籍的妓女。这些妓女盘踞在附近的组屋与公寓,利用附近购物中心“接洽生意”,然后把客人带返组屋或公寓进行交易。“据我了解,警方不时都会採取检举行动,移民局执法人员也曾前来扫蕩,而警方与移民局执法人员联合突击检查也可说是最有效的方式。”他承认,他不时会接到居民提供的情报。“我在接到当地居民提供的情报后,也会主动通报警方。的确,流莺处处的问题已对居住环境及当地孩童造成极大的影响。”他除了呼吁执法单位持续检举流莺,也希望当地居民不要把组屋单位出租给卖淫女郎。“唯有大家齐心合作,才能杜绝这股歪风。”他说,任何人若有情报,应第一时间通报执法单位,或可拨打他的手机019-7789703,以便他採取相关行动。记者佯装寻芳客与卖淫女郎对话篇今年1月13日下午2时许,本报摄记再次佯装嫖客到购物中心徘徊,在第二楼电动扶梯遇见一名中国女郎,彼此相视而笑。中国女郎:(招手叫摄记过去)去哪里?摄记:到处走走逛逛。中国女郎:要不要带我一起走走?摄记:走去哪里?(彼此再相视而笑)摄记:一起走走没问题,你要跟就跟。中国女郎:只是走走咩?摄记:不然,要做甚幺?中国女郎:要不要去我那边,走路5分钟就到。摄记:5分钟就到?在哪里,是不是外面的组屋?中国女郎:是啰。摄记:多少钱?中国女郎:120令吉,去吗?去吗?摄记:我没有準备。中国女郎:不用紧,要去就去。摄记:你叫甚幺名字?中国女郎:姗姗。一起去啦?摄记:不然这样,我请你喝茶。(彼此就到一旁的快餐店喝茶)摄记:你几岁?从哪里来?中国女郎:1977年生的,来自东北瀋阳。摄记:为甚幺要来这里?中国女郎:在中国难找吃。摄记:你在中国做哪一行?中国女郎:家里卖衣服的。摄记:你怎样来,怎幺知道这个地方?中国女郎:朋友带来的。(此时,中国女郎再叫摄记一起去组屋)要不要一起去?摄记:很紧张,没有準备。中国女郎:去了到了房间聊聊天,就会有感觉。摄记:今天不行,等一下要去载女儿。中国女郎:你女儿几岁?摄记:5岁。中国女郎:我的儿子13岁了。摄记:你租那个房间多少钱?中国女郎:400令吉。摄记:好像很贵哩?中国女郎:我们租都是这个价钱,你们租比较便宜。摄记:为甚幺有些人收费150令吉,有些人收费100令吉?中国女郎:我晚上在酒廊也是收150令吉,我现在(意指白天)收费比较随便。摄记:如果包一整天怎样算?中国女郎:你的一整天是几点到几点?摄记:白天逛逛,晚上过夜。中国女郎:400令吉。这个价钱不会贵。摄记:是啰,这个价钱合理。中国女郎:去吗,现在去啰,不要改天啦。摄记:改天啦,你给我电话,我下次来,打电话给你。中国女郎:你要快,我多几天要回中国了。摄记:会的,会的,我一定会在你回中国前找你的。中国女郎:记得,一定要找我。(摄记付了茶钱,彼此就分道扬镳了)‧2012.01.1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