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再生活 >对ProjectAra的反思:模组化就一定能行吗? >

对ProjectAra的反思:模组化就一定能行吗?

发布时间:2020-07-04   浏览量:143   

 

对ProjectAra的反思:模组化就一定能行吗?

人人都离不开智慧手机,但这个东西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计划报废。智慧手机每年都会有新功能新指标的出现,但是要想享受到最新的功能,我们只能扔掉旧手机买新的。为什幺智慧手机不能像 PC 那样做成零件可替换呢?这样岂不是就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新的手机了吗?

Project Ara 就是抱持着这个美好的想法开始的。颠覆性创新的提出者克里斯唐森对这个想法也非常欣赏,认为模组化终将获胜。但最后却以 Project Ara 被 Google「扫除」告终。为什幺会这样呢?Jean-Louis Gassée 分析了 Project Ara 失败的原因,以及模组化终将获胜与颠覆性理论的漏洞。

在小道消息传了几个月后,2013 年 10 月,Google 的 Ara 计画终于解开了面纱,最令我震惊的是大家对此惊人的轻信。

这里面的理论很简单也很令人愉悦。现有的智慧手机跟传统 PC 不一样,传统 PC 你可以加硬碟、升级记忆体,或者换块更快的显卡玩游戏,但智慧手机是不能升级的。要想得到一个更高解析度萤幕,或者连上更高速的无线网路,你得扔掉手上的旧手机再买部新的,然后每年都得重复这种昂贵的例行公事。针对这类计划报废以及缺乏灵活性的回应很显然:把手机模组化!把手机分解成模组:镜头、处理器、天线、记忆体、显示晶片,还有萤幕。

这就是积木手机的概念。这个概念最初是荷兰设计师 Dave Hakkens 的一个开源计画,然后得到了摩托罗拉採用,最后被命名为 Project Ara:

对ProjectAra的反思:模组化就一定能行吗?

官方声明得很清楚:

拿 Android 当例子尤其让人产生共鸣。Project Ara 会像它运行的那个免费开放的软体平台一样成功的。为什幺不呢?

模组化的支持者包括颠覆理论之父克里斯唐森,他宣称「到最后模组化总是获胜」,并预测 iPhone 将最终灭亡。

你用不着成为克里斯唐森的门徒才会相信模组化的威力。Wintel PC 的崛起已经提供了充足的数据。在 IBM 失去了对自己创造物的控制后,随着设计师不断改进其模组化结构的不同层面,PC 呈现一片繁荣,而控制权落在了 Wintel 垄断联盟手下。

的确,Wintel 是个非凡的成功。在巅峰的时候,这个联盟拿到了个人电脑 95% 的市场。若稍加变通的话,同样的原因定能产生相同的效应,智慧手机产业必将享受到甚至比 PC 更大的成功,因为 Android 跟 Windows 不一样,它是免费开放的。而 ARM 架构也提供了更多的供应商选择,设计灵活性,以及低于英特尔铁腕统治下的价格。

按照这种类比的推理手法,苹果的一体式 iPhone 是注定要失败的,就像一体式的 Mac 机在模组化 PC 面前败北一样。怀疑论者称,模组化手机听起来很像是如果没有缺点的话,那就是缺点的另一个例子,照这幺说 iPhone 该缩回自己的围墙,Android 该获得压倒性胜利才是。

但模组化总能获胜的说法有两个瑕疵。

「颠覆性的模组化」要想成功的话,需要有一个稳定的架构,边界必须定义清楚记录在案。模组创新者需要把自己的作品滑入位的同时不会造成整栋大厦的其他部分陷入大混乱。某种程度上来说,Wintel PC 世界就是这幺运作的。在 PC 世界里,正如我们许多人所经历过那样,更换模组并没有那幺方便,有时候我们得经过驱动程式的考验。在 1990 年代中期,一位微软的主管告诉我说自己的公司实际上在驱动程式方面投入的工程资源比在 Windows 核心软体上面的投入还要多。

而在智慧手机世界里甚至比 PC 世界稳定性还要差,定义还要模糊。边界总是不断被讯号处理的架构性创新、GPU 的进展,以及与 CPU 断断续续摇摆不定的集成所颠覆。更一般而言,身为智慧手机核心的系统晶片正好是模组化的对立面。不同的 SoC 设计师会集成越来越多的功能,但视设计师目标、约束以及哲学的不同,集成方式也会各不一样。就其性质而言,SoC 就是模组化的反面,作为技术进展和竞争力的结果会不断变化。而另一边则是稳定的、定义明确的架构。

该理论的第二个瑕疵通过审视 PC 业本身就可以发现。儘管惠普、戴尔等还有一些米黄色、蓝色和黑色的机器,用十字螺丝起子用力扭还是可以拆开的,这样就可以安装更好的显卡来玩游戏,但这种情况毕竟只是少数。实际上,PC 已经变得越来越一体化,就像我们在笔记本电脑看到的情况一样。

经过 2 年时间的準秘密运作之后,Project Ara 在 2016 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闪亮登场。就像 Wired 的那篇名为《Project Ara 上线:Google 的模组化手机已经準备好了》的文章所解释那样,一个个零件都已经排列就绪,準备在当年稍晚时候交付给使用者了,这其中包括……

最近,SlashGear 披露了其中的一个 Ara 模组是……

去年 9 月,Google 官方宣布终止了 Project Ara,而 Google 的 ATAP负责人 Regina Dugan 也投奔到了 Facebook。

回顾 Ara 时,不仅让人发问,Google 究竟有没有认真思考过模组手机的现实性问题?从要开始,Ara 的质疑者就点出了苹果、三星及其竞争对手生产的「传统」智慧手机具备微型化和高精度製造的特长。你可以看看 iFixit 对 iPhone 7 的拆解影片然后问问你自己:对于这幺一个高度一体化的、黑盒子似的设备,怎幺才能对它进行模组化?怎幺才能用可靠的连接器替代那些微细的焊点,同时仍然让设备大小尺寸可以接受?可以看看下面这个 iPhone「母板」的积体电路:

对ProjectAra的反思:模组化就一定能行吗?

这甚至还不到它的一半……iFixit 在这块小小的逻辑板上面找到了 24 块积体电路。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啓示是什幺呢?

首先,要警惕不要掉进「这能作,因为如果实现的话会很好」的陷阱。实现的代价可能会非常高。

其次,要有自己的看法,不要对公司宣传手法的文章不加理解就接受。

更重要的是,措辞强硬的理论没有研究所存在的瑕疵那幺有趣,关注它可能失效的地方吧。物理不断进步就是这幺来的,我们就应该这幺去理解商业的发展。通过 Project Ara 这个例子,我们看到了对颠覆理论未加审视的接受,会导致许多人相信模组化终将获胜意味着智慧手机会遵循 PC 相同的发展路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