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再生活 >政治,社会与音乐的三位一体 >

政治,社会与音乐的三位一体

发布时间:2020-07-12   浏览量:483   

 

政治冷漠是台湾社会长期以来的特色之一,早年在威权体制的白色恐怖压迫下,使得人民心中住着一个小警总,时时自我审查,并希望离政治越远越好以明哲保身。解严与政党轮替后,过去的既得利益政商阶层便转而藉由资本主义体制与大众媒体的双管齐下,让新一代的台湾人民接受政治洁癖的逻辑,生活不仅以小确幸为核心,更将社会上所有事物都自动与政治分割,造就出「政治归政治,XX归XX」的经典修辞。

政治,社会与音乐的三位一体

然而,随着国民党政府日益夸张的倒行逆施,诸如九月政争、害死张药房老闆、準备开放集水区营建许可等作为,社会上有越来越多具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出面发声,呼吁民众一同捍卫台湾民主与人民权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鸡排妹、五月天与谢和弦等人。这三组人马不但打破「政治归政治,演艺归演艺」这种修辞,更让其粉丝与社会大众开始关心这些事件,并进而反思政治、社会与音乐彼此的关联。

谢和弦前阵子虽然因情绪问题而惹出不少风波,但毕竟都是私事。不过他在看到大埔事件后所写出的歌曲《被逼死的那五人》,倒是获得不少好评,这也显示出人们渐渐能够区分公私之别、不以人废言。台湾社会常为人所诟病的一点,即是普遍接受儒家文化里以个人为主的道德同一性论述,将公共事务与私人事务混为一谈,将公德与私德等同视之。然而在成熟的民主社会中,这两者是必须予以区分的,当年柯林顿深陷桃色风波却仍被美国人民认为是近代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其理即此。

鸡排妹以写真艺人成名,在一般社会印象中应是离政治最远的,然而近日以来网友们不时能看到她在

五月天由于极富知名度,加之过去作品的内容多半以歌咏青春与人生为主,使得他们以成为台湾披头四为目标的志向常常被拿来批评说还差得远,就连年前金曲奖的演出上在背景呈现「我是人,我反核」的标语也有论者认为是偷渡或收割。然而随着阿信等团员表态支持白衫军、挺大埔,并以一首《入阵曲》回顾近来重大社会事件且「弃市场于不顾」后,不但再次展现摇滚乐团应有的批判精神,相信上述的批判日后也将会销声匿迹。

相较于张悬、灭火器、闪灵、大支、巴奈等艺人从一开始就给人明确的「政治」观感,这三组人马各自有不同的包裹或刻板印象,但却仍愿意藉由自己的知名度与才能,激发社会大众对政治与社会的关怀及参与,进而深化公民社会的力量,参与政治并监督政府。这不得不说是台湾社会正在朝更成熟的民主进步的重要象徵,也显示了政治从来不会只归政治,音乐也从来不会只归音乐。

其实稍微检视一下历史,不难发现早在《诗经》的年代中人们就开始藉由音乐来表达对政治议题的看法,例如讽刺贪官的着名作品〈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因此,别再被过去的反动修辞骗了,社会是政治运作的结果、音乐则反映社会现况,政治、社会、音乐本就是紧密相连的三位一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