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朝闻天下 >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毛当年的16条豪言壮语 >

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毛当年的16条豪言壮语

发布时间:2020-07-04   浏览量:245   

 

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毛当年的16条豪言壮语

十六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7):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1)

谁敢说毛髮动大跃进的目的就是为了造成“瞎乾没有边”、“牛皮吹破天”的局面呢?

无论如何,毛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主观动机。

但是,毛的一系列行为的综合效果就必然造成了这样一个局面。只能是这样一个局面,而不可能有其它的局面出现。

毛的一系列的行为究竟是什幺?咱们先来考察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会。

俗话说: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尤其是1958年,共产党的会就特别多。仅毛泽东亲自主持的、上了档次的会在这一年中竟有16次之多。

下面就来有一次算一次的梳理一下这16次会。

1、1958年1月上旬杭州会议

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两次讲话。重点讲领导经济建设的方法问题、政治与业务关係问题、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毛泽东要求领导干部都要亲自动手搞试验田。

这大概是日后试验田、卫星田、一个个高产卫星试验田的由来。

毛泽东还说:“紧张一下好,睡不着觉是好事。”他比喻道:“没吃过狗肉的人,都怕吃狗肉,吃过了狗肉,才知道狗肉香。不习惯自我批评的人,总觉得自我批评可怕;习惯了,就会感到自我批评的好处了!应当养成自我批评的习惯啊!”

这仍然是继续57年的话茬继续批评“反冒进”的。

2、1958年1月11—22日南宁会议

从11日到14日,毛连续三次讲话,集中批评分散主义和“反冒进”。

《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在毛笔下诞生。毛的《工作方法六十条》是他的得意之作,其实幼稚得不得了,坏作用大得不得了。其中的“三本账”的说法,更是高指标、放卫星的直接“风源”;“对立面”的说法是其反右派、反反冒进的理论根据,日后就直接发展为“阶级斗争是个纲”了;还有“消极平衡论”与“积极平衡论”是大跃进的理论基础。

在这次会上毛提出不当国家主席,专做党中央主席,以便更集中精力来处理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路线问题。他如果继续当国家主席,中国的灾难肯定会少得多。

1958年2月下旬,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南宁会议的精神,毛泽东说:

“今年下半年,你们就看到要有一个大冒(进)就是了,我看是比那一年(指1956年)冒(得)还要厉害。”

毛泽东气壮山河的开始“大冒”了。

十七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8):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2)

3、1958年1月28—30日第十四次最高国务会议

毛在会上说,经过去年的大鸣大放,群众热情甚高,有把握15年赶上英国。

毛提出向两个方面开战:一是像除“四害”一样打掉官风官气;二是开展一场新的战争,向自然界开火。这大概就是“向地球开战”,“叫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源头。同时提出社会革命还要天天搞。

4、1958年2月2—3日第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

批准了1958年国民经济计划指标,其实这已经是一次大跃进的动员大会了。会议期间,《人民日报》连发两篇社论,继续批评右倾保守,提出“我们国家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全国大跃进的新形势”。

5、1958年2月18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这是继杭州会议、南宁会议后,又一次反“反冒进”和发动“大跃进”为主题的会议,规模更大,毛情绪更高,大力称讚生产高潮的到来,说这个高潮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没有见过。言下之意,他所开创的这个新局面是中华民族前所未有的,他比始祖盘古、三皇五帝还高明,他是新始祖了。

6、1958年3月8—26日成都会议

成都会议是极重要的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仅会上通过的有关决议文件就达40多件。

毛在会上6次讲话,内容十分广泛。主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坚持原则,独创精神与破除经济工作中教条主义的问题;“冒进”和“反冒进”;势如破竹,敢想敢说敢做的问题;三大阶级关係;个人崇拜等问题。

成都会议后,“跃进”声浪一浪胜过一浪。

7、1958年4月1—9日汉口会议

这是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主要听取河南、山东、江苏、湖南、江西、福建等省关于一年实现农业发展纲要的规划以及安徽大搞水利突击的情况彙报。会议每日只开半天,连续九天从未间断。各省纷纷拿出更高的指标,互相攀比,不甘落后。

对其手下“第一牛皮客”吴芝圃领导的河南的宏伟规划,毛说:各省不要跟河南争第一,实干就是了,总有个第一,“状元三年一个,美人千载难逢”。

十八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9):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3)

8、1958年4月27—29日广州会议

主要讨论工业问题。

开会前毛挥笔写下了《介绍一个合作社》。这篇文章非常短,不到800字,起的作用却非常大,其中有好多段后来成为烩炙人口的“名言”。

除了党的领导之外,六亿人口是一个决定的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从来也没有看见人民群众像现在这样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

中国六亿人口的显着特点是一穷二白。这些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

大字报是一种极其有用的新式武器,城市、乡村、工厂、合作社、商店、机关、学校、部队、街道,总之一切有群众的地方,都可以使用。已经普遍使用起来了,应当永远使用下去。

中国劳动人民还有过去那一副奴隶相幺?没有了,他们做了主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面的劳动人民,现在真正开始统治这块地方了。

文章中有一段话的原手稿为:“由此看来,我国赶上英美不需要从前所想的那样长的时间了,二十五年或者更多一点时间也就够了。”胡乔木向毛提了一个修改建议:毛批语:“十年可以赶上英国再有十年可以赶上美国,说‘二十五年或者更多一点时间赶上英美‘是留了五年到七年的余地的。‘十五年赶上英国’的口号仍不变”。

牛皮都吹破天了,他还说是留有余地。

9、1958年5月3日,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

这次会议主要是为八大二次会议準备文件。

10、1958年5月5—23日,八大二次会议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只有八大是开了两次大会的。

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总路线,正式改变了八大一次会议的分析,认定国内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肯定了当时已经出现的“大跃进”,认为这标誌着我国“一天等于20年”的伟大时期已经到来。

毛在会上四次讲话,强调要拔资产阶级的白旗,插无产阶级的红旗,要求工人、农民、小知识分子、新老干部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掉自卑感,不要怕教授,甚至也不要怕马克思。

八大二次会议还通过了十五年赶上和超过英国的目标,通过了提前五年完成农业发展的纲要,还通过了“苦干三年,基本改变面貌”等口号。它标誌着经过南宁会议、成都会议直至此时,“大跃进”的重大决策已最后确定。随之,“大跃进”形势由春入夏,急剧升温。

毛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是一篇千古奇文,内中有许多精彩的小段子。

如:自古以来发明家都是年轻人,一连举了28个例子,讚美“西厢记”中红娘是发明家。

如:新版毛泽东的“天问”。

如:毛泽东讚美细菌等。

十九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0):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4)

11、1958年5月25日八届五中全会

增选林彪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政治局常务委员;增选了大跃进的最主要积极分子柯庆施、李井泉、谭震林为政治局委员。

决定办“红旗”,由陈伯达担任总编辑。第一篇文章就是叫“高山低头、河水让路”。

12、1958年8月17—30北戴河会议

北戴河会议前,8月初,毛对来访的赫鲁晓夫说:1949年中国解放我是很高兴的,但是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中国很落后,很穷,一穷二白。以后对工商业的改造,抗美援朝的胜利,我又愉快又不愉快。只有这次“大跃进”,我才完全愉快了!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完全有指望了。

毛的“完全愉快”的标準就是全国人民都与他一起“瞎干与胡吹”。

“北戴河会议”是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是“大跃进”中高潮的高潮,会议也通过了将近40个文件,其中既包括两个最重大的文件: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号召全党全民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公报,《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还包括除四害、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这类文件。

“北戴河会议”制定了一系列高指标:

(1)、钢铁

1958年2月,一次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是620万吨,5月底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建议增到800万吨到850万吨),这次会议正式规定1958年钢产量要在1957年的535万吨的基础上增加一倍,即达到1070万吨。

(2)、粮食

总产量达到6000亿斤至7000亿斤,比1957年增产60—90%,全国每人佔有粮食的平均数将达到1000斤左右;

(3)、棉花

将达到7000万担左右,比1957年增产一倍以上。

“北戴河会议”吹响“大鍊钢铁”的号角

“北戴河会议”侧重工业,工业中又侧重钢铁。

会议认为,农业上了轨道,工业还没有上轨道。农业的胜利,使省一级有可能把注意的重心转移到工业上来。

当时1958年已经过去2/3的时间,但只生产了400多万吨钢,还差700万吨的任务。为了确保1070万吨钢的任务,毛泽东下了三条措施:

(1)、以中央名义发公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号召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

(2)、下令各级组织必须第一把手党委书记亲自抓。

(3)、下达了一条死命令:全国农村人民公社要普遍“开花”,大搞“小土群”,土法炼铁;在城市里,凡党政机关、大企事业单位、大中学校以及大的基层组织,无例外地搞“土高炉”炼铁。不论是否有条件,都得“上”。不然就撤职查处。

三条措施一下,蔚然见效。一时间,土高炉遍布全国各个角落。尤其是在农村,“小土群”连成一大片,一到夜间,火光冲天。地里成熟了的庄稼就没功夫收了,山林就烧秃了。

“北戴河会议”吹响“人民公社化”的号角

关于建立人民公社《决议》:“它(指人民公社)是指导农民加速社会主义建设,提前建成社会主义并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所必须採取的方针。”

“看来,共产主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幺遥远将来的事情了,我们应该积极地运用人民公社的形式,摸索出一条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具体途径。”

会后的一两个月时间,全国农村普遍公社化。

二十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1):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5)

13、1958年9月5—8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

最伟领袖,最高会议,最牛讲话

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在北京开了四天(1958年9月5日——8日),毛泽东作了三次讲话。次次都是口吐莲花,舌下生风,纵横捭阖,气贯全场,即使是今天读来仍觉精彩纷呈,如痴如醉。

古人云:四美并俱,躬逢胜饯。

那次会:三美并俱,傻听傻乐。

毛泽东开播:

最高国务会议,二月开了一次,现在是九月,六个月没有开了。二月那一次会上,我们谈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讲了个大有希望,不晓得同志们记得不记得?我还比较一下,不是“中有希望”,更不是“小有希望”,而是“大有希望”。

那一次讲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批评了“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视过去,迷信将来”。你说是坏的,我说是好的,这不是唱对台戏吗?有些人看了那四句评语实在舒服。“共产党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轻视过去,迷信将来,岂有此理!”我说,恰好是有理,不是岂有此理,而是确有此理。有些人为什幺支持那种批评呢?就是因为他们对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无产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三门科学或者是了解得不深不透,或者简直就不大去理会,因此就缺乏分析。什幺分析呢?有资产阶级的好大喜功,有无产阶级的好大喜功,两种好大喜功。有资产阶级的急功近利,有无产阶级的急功近利。“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这大概是今天的资产阶级的一类。孜孜为利者,资本家之徒也。我们呢?我们就是另外一种急功近利。至于鄙视过去,迷信将来,也是有阶级不同的。资产阶级是迷信过去,鄙视将来。过去的古董,那就是宝贝,至于将来,什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那就是狗屁。这不是迷信过去,鄙视将来吗?

国内形势,如大家所知道,就是阶级关係,阶级力量对比,起了很大变化。几亿劳动群众,工人农民,他们现在感觉得心里通畅,搞大跃进。这就是整风反右的结果。

这一乾的结果,今年大概可以差不多增产一倍,即有可能从去年的三千七百亿斤,增到七千几百亿斤。棉花,去年是三千三百万担,今年大概有七千万担,可以超过一倍。烟叶可以超过三、四倍。只有油料只超过半倍,还是不足的。麻类作物,过去没有注意,没有抓紧。钢铁可能翻一番。

一九五六年中共八次大会第一次会议,总理在那里建议,五年计划搞钢铁一千零五十万吨到一千二百万吨,如果说一千零五十万吨,今年就有超过的可能,可能搞到一千一百万吨。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不是十二年吗?五六年开始,五六、五七、五八,基本完成,如果明年加一年,是超额完成,十二年计划,四年超额完成。这些都还是一些预计,还要看实际的结果。

今年如果搞到七千多亿斤粮食,明年如果又翻一番,就是一万五千亿斤。明年也许不能搞这幺多,太搞多了,除了人吃马喂之外,现在还没有找到用途,也许会发生问题。但是明年总是可能超过一万亿斤。钢铁明年可能超过两千万吨。总而言之,明年是基本上赶上英国。除了造船、汽车、电力这几项之外,明年都要超过英国。十五年计划,两年基本完成。谁人料到?这就是群众的干劲的结果。

形势迫人。形势就是人,就是多数人压迫少数人。多数人造成一种形势,少数人就感觉到压力,就得打点主意。我是历来主张对立面的,没有对立面,谁也不干的。我有什幺对立面呢?在我们民主队伍里头有很多对立面,此外还有在我们队伍以外的,“地富反坏右”,这都是对立面。

比如五五年上半年,有许多老百姓也实在不喜欢我们,人人谈统购,家家说粮食,那个时候你说粮食没有危机,我看也可以讲是一个危机。一个原因是因为粮不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富裕中农兴风作浪。其中主要是共产党员,他们是党员,但是他们当了县区乡干部。他们叫“农民苦”,所谓“农民苦”,就是他们苦;所谓他们苦,就是余粮多。据江苏省的统计,在我们县区乡的干部里头,这种人有百分之三十。他们每天叫“农民苦”,说统购统销太多了,不赞成。这一来,煽起这些农民,本来够吃的,也说不够吃,用各种办法来吵。这一压迫,就打主意吧,就搞合作化。合作化的决心就是那个时候搞起来的。

批判各种迷信:什幺后解放区合作化不行,什幺没有会计,什幺平地可以山上不可以,什幺汉人可以少数民族不可以等等。破除了这些迷信,没有几个月,合作化就搞起来了。然后又影响工商界,敲锣打鼓,全行业公私合营。

阶级还是存在的。说现在阶级不存在了,阶级斗争已经消灭了,这个观点恐怕是不对的。我说像吃鸦片烟一样,吃鸦片烟上了瘾,是不容易戒的,资产阶级思想,还有封建主义思想,那幺容易戒我就不相信。

要慢慢戒,还要形势迫人,还要看事实。一个长江大桥,可以说服许多人。你没有长江大桥他就不信,出了个长江大桥,许多人去看了,他就信了。

今年一千一百万吨钢,明年二千五百万吨钢,苦战三年,后年五千万吨钢,粮食由三千七百亿斤到一万五千亿斤。我还是讲个可能性,要努力。到底那个时候怎幺样?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达到,一个可能少一点,不可能达到这幺多。

这样一来,天天劳累,是不是人就大批死亡,或者由胖子变成瘦子,或者生病?这也有的,也有伤亡的,变成瘦子也有的,生病也有的。但这是个别的,多数人我看是相反,一不死,二不瘦,还要胖一些,也不生病。特别是把四害一除,疾病大为减少。

农民劳动起来是有纪律的,军事化,干劲甚大。公共食堂一来,节省时间,免得往返。节省粮食,节省柴火,节省经费,此外还节省大批时间。这是徐水县的经验。

科学技术界也有很大的进步,“将军”将得厉害,就是学生将老师,讲师、助教将教授,研究员将所长。有那幺一个科学研究所,叫作药物研究所,设在上海,所长赵承嘏有门本领,就是可以在中国的一种植物里头提炼出一种葯来,可以治高血压。但是他老先生就是对什幺人也不讲,他也不作。他那个所里头的青年人就没有办法,他们呕了气,就自己干,结果苦战多少昼夜,搞出来了,能够提炼出那个葯来了。这样的事情不只一个所,有相当几个所。大学教授相当有一些人落后于学生,编讲义,编教学大纲,编学生不赢,学生是苦战几昼夜,集体来搞。听说师範大学有个文学班,要编一个文学史,一个班有二十六个人,苦战四昼夜,读了二百九十部中外文学名着,编出一本文学史大纲。这是形势迫人,就是压迫。青年人不压迫老年人,老年人不会进步的。这一压,老年人就有出路了,他不进步不行了。当然,不是青年人个个都是好的,也有坏的,青年人里头,弔儿郎当的,阿飞,偷东西的,那种人也有,但是一般说来,总是“譬如积薪,后来居上”。我们要承认这一条。

资本主义国家现在承认我们的,合起来只有十九个,加上社会主义阵营十一个,有三十个,再加上南斯拉夫有三十一个。我看就是这幺一点过日子吧。

我们搞三亿吨钢,最好搞七亿吨钢,三万五千亿斤粮食。这要多少年,我看十五年就差不多。说工业了不起,可难啦,什幺科学可难啦,这也是个迷信,就不要信那些。

十五年赶上英国,我们是两年基本上赶上。这是讲总数,不是按人口,按人口平均赶上英国,就钢铁来说,要三亿吨。英国五千万人口,有两千二百万吨钢,我们有七亿人口,得要三亿吨钢。刚才讲七亿吨钢,要三亿吨钢翻一番还要多一点,那可能要十五年,也许还要多一点。

世界上的事情有这幺怪,不搞就不搞,一搞就很多,要幺就没有,要幺就很多。你们不信这一条?比如我们打二十二年的仗,二十一年就是不胜利,而在二十二年这一年,就是一九四九年,就全国胜利了,叫突变。

粮食也是一样,搞了八年,七搞八搞还只有那幺一点。一九四九年粮食是二千一百亿斤,去年三千七百亿斤,在我们手里搞了八年,只增加一千六百亿斤,而今年一年就可以增加三千几百亿斤,可能到四千亿斤。

搞八年没有摸到一条路,不会搞。也是因为制度没有改革,个体经济,初级合作化,没有整风反右。

钢铁也是一样,几十年只有那幺一点。蒋介石只有四万吨钢,这还是张之洞遗留下来的。

两个东西最要紧:一个粮,一个钢。有了钢,就能作机器。什幺机器也可以作:挖煤炭的机器,开矿山的机器,发电的机器,鍊石油的机器,火车、轮船、飞机等交通机器,化学工业的机器,起房子的机器,农业机器,都要钢。所以一为粮,二为钢,加上机器,叫三大元帅。三大元帅升帐,就有胜利的希望。还有两个先行官,一个是铁路,一个是电力。

在财政方面,我找了一个材料:一九五○年到一九五七年这八年全部财政收入是一千七百亿,今年起,第二个五年计划预计大概可以收四千亿。你看,八年一千七百亿,五年可以搞四千亿。这个事情很可以注意。那八年的头一年,一九五○年,只有六十五亿,可怜得很。第二年,一九五一年,一百三十三亿,增加了。第三年,一九五二年,一百四十八亿。这两年都是一百亿以上。到五三年,就是五年计划的第一年,跃到二百二十二亿,五四年二百六十五亿,五五年二百七十二亿,五六年二百八十七亿。总而言之,这四年相当停滞,有所发展,都没有突破二百以上到三百。到三百是去年,去年是三百一十亿。你看,以前搞了四年,都是二百几,去年一年就是三百一。今年,可以搞到四百三十亿。你看,由三百一,一跃进就到了四百。明年应该是五百几或者六百几十亿吧?也不要五百几,也不要六百几,一下就搞到七百几十亿。我这说的是第三本账,七百二十三亿有可能。去年三百一只有一年,今年四百三也只有一年,五百没有,六百没有,明年一跳可以跳到七百二十三亿。是不是能够搞到,还要看,这是一种预计,或者还会更多一点。后年就会更多。五年四千亿,平均每年八百亿。这个数目值得注意。

还有一个数目也是值得注意的:基本建设投资,五○年可怜得很,只有十一亿,五一年二十三亿,五二年四十四亿,五三年八十亿,五四年九十一亿,五五年九十三亿,可怜。五六年不是搞“冒进”吗?由九十三亿一跃跃到一百四十八亿。说是搞“冒进”了,不是犯了错误吗?五七年就减少了一点,由五六年的一百四十八亿减少到一百三十八亿,减少了十亿,所以成为“马鞍形”。今年是二百六十八亿。明年总应该搞三百多亿或者四百多亿吧?都不是,一下就可以搞五百多亿。前面这八年,五○,五一,五二那三年合起来是八十亿的基本建设投资,第一个五年计划不到五百亿,只有四百九十二亿,第二个五年计划,今年只有二百多亿,明年就可以搞到五百五十六亿,就是一年等于那五年,而那五年的五百亿办的那幺多工厂就浪费差不多一半,本来可以办两个,只办一个,时间本来只要一年的,要两年,那幺,明年这五百亿就可以当作一千亿来用。因为现在有了经验了,双反,破除迷信,打破了一些规章制度。这是两笔大帐。

抓工业要抓紧。主要是抓一个钢铁同一个机械。有了这两门,万事大吉。

这就是指工作母机。明年不是搞二十几万台吗?实际上明年争取三十万台,如果明年能搞三十万台,后年再搞五十万台,我们这个国家第二个五年计划就要搞一百多万台机器。我们解放的时候,四九年只有八万台工作母机,还是破破烂烂都在内。今年年底有二十六万台。从张之洞起,到今年搞二十六万台工作母机。而这个二十六万台里蒋介石交给我们的遗产是八万台。二十六万减八万台,我们这九年搞了十八万台。但是同志们,明年这一年就不是八万台了,也不是二十六万台了,而是三十万台,一年三十万台!我说,世界上的事情不搞就不搞,要搞就多搞一点。明年就可以搞三十万台,后年搞五十万台。苦战三年,明年三十万,后年五十万,八十八万台,连前头的二十六万台,是一百多万台。那个时候,我们跟美国人谈判就神气一点了。

二十一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2):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6)

14、1958年11月2—10郑州会议

郑州会议召开之时已经快到1958年的年底了。这时候的毛看出了情况有点大不妙,毛在多次讲话中在肯定“三面红旗”的前提下表示:

(1)、必须划清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界限。人民公社的出现有历史必然性,是实现这两个过渡的最好形式,但有人想在三五年内认为可以立即宣布为全民所有制,搞成共产主义,谁不赞成就说谁是右倾,却是错误的。

(2)、陈伯达等要求在现阶段就废除商品生产、实行产品调拨是错误主张,是违背经济规律的。陈伯达后来在回忆文章中曾经表示他根本就没有主张过废除商品生产,而是毛泽东故意借陈说事。

(3)、要实行劳逸结合,既抓生产又抓生活。

有人认为郑州会议是毛纠正“左”倾盲动主义错误路线的开始,却不知道这是毛“左倾”错误在另一种形式下的继续。

15、1958年11月21—27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武昌召开

会议围绕人民公社和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着重讨论了高指标和浮夸风的问题。

毛在会上说,破除迷信,不要把科学真理也破了。不要弄虚作假,不要虚报成绩,不要去争虚荣,要老老实实,要压缩空气,要把根据不足的高指标降下来,要有清醒的头脑。现在的严重问题,不仅是下面作假,而且是我们相信,从中央、省、地到县都相信,这就危险。

毛这时候这样说,晚了。他此前就不是这种说法,他一贯的说法是不要给群众运动泼冷水。又教导人们不要在群众运动的前面指手划脚的批评他们,也不要当群众运动的尾巴。

二十二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3):1958年,毛泽东亲自主持了16次会议(7)

16、1958年11月28日—12月10日,八届六中全会在武昌举行

会议做出的《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指出,现阶段的人民公社是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从它过渡到全民所有制,需要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需要经过更长得多的时间。不应当无根据地宣布人民公社立即实行全民所有制,甚至立即进入共产主义。

一致同意毛泽东提出的关于其不再担任下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候选人的建议。

会议通过《关于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的决议》,一方面继续反保守,破除迷信敢想敢说敢做,另一方面则要压缩空气,反对浮夸。会议对8月北戴河会议确定的高指标做了较大幅度压缩。例如1959年的钢产量指标,从3000万吨降到1800万吨。

还在死撑!

1958年12月30日,毛泽东从广州返回了北京。

回首1958年,难忘1958!

这一年,笔者上初中二年级至三年级,亲身参加58年的大跃进,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这一年的秋天,笔者参加过半个多月的“深翻一尺五,亩产一万五”;这一年笔者参加过学校组织的赛诗会;参加过“体育大跃进”,成为乒乓球三级运动员;这一年笔者所在的初二(二)班种了几分地的小麦卫星试验田,指标也是亩产两万斤,第二年颗粒无收。

这一年伟大领袖真是忙啊,年头忙到年尾,忙得脚不惦地,屁股冒烟。

一年之中,他在外地十个月,在北京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两个月;

这一年中,他开了16次大会,讲了无数次话,视察了无数个地方,深入工厂、车间、学校、田间、地头。神洲大地唱起“毛主席走遍神洲大地,山也笑来水也笑”。

对于一个65岁的老人,不可谓不忙碌,不可谓不辛苦,真可谓“鞠躬尽瘁”,真可谓“春蚕吐丝”,可是又忙出个什幺名堂?忙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饥荒”。

58年丰产不丰收,地里到手的庄稼烂掉了,山上成片的树木烧光了,老百姓的锅碗瓢盆砸掉了——大灾荒就像钱塘江的大潮,隆隆地开了过来。

这一年开始时,他是以“反反冒进”开始的,以“压缩空气”而结束。到了年终岁末,他多少有点心虚了,但“三面红旗”的老虎屁股仍然是摸不得的。

第二年,出了一个叫彭德怀的人在庐山摸了一下老虎屁股,老虎回过头来张着血盆大口哈唬一下,将彭元帅连骨头带肉吃掉了。

二十三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4):讲完了毛泽东主持的16次会议;再发毛泽东发出的16条豪言壮语(1):

1、1958年1月9日,对《烧砖土可代替水泥》一文的批语:

烧砖粉代水泥这件新闻,可以转载,并广播。

2、1958年6月19日,毛对薄一波说:

“乾脆,今年钢产量翻一番,何必拖拖拉拉呢!要求1958年钢产量在1957年535万吨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

什幺叫“乾脆”?就是“兴至所致”。

就像酒席宴会酒兴所至,常有人说“乾脆,再来两瓶!”“乾脆,一人一个喇叭!”或是麻将桌上,赌性大发,原来规定一块钱一个花,乾脆,“十块钱”一个花。酒席宴上一乾脆,就可能将人喝死了;赌桌上一乾脆,就可能将老本全都赔光了。

毛泽东抓经济也搞什幺“乾脆”,就将青山绿水乾脆成荒山秃岭了,就将3600万人命乾脆全搭了进去。

毛泽东活了一大把年纪,什幺事情能干脆?什幺事情万万不可乾脆?他居然不懂得。生活常识不如一个中年人。

3、1958年6月22日,毛在一个文件上批语:

“超过英国,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两到三年,两年是可能的。这里主要是钢。”

到了9月5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

明年是基本赶上英国,除造船、汽车、电力这几项外,明年都要超过英国。

4、深翻的源头

“——毛泽东听说山东省有个大山农业合作社,因为深翻土地增产,‘不多不少,增产百分之百‘,就提倡各地效法搞深翻。

毛泽东向湖南省领导人说:‘深翻换土,大有味道,宁可一亩地花一百的工、几百的工也要干‘;又对陕北的领导人说:‘搞一个五年计划,用人海战术,把耕田全部翻一遍。’”(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

5、密植的源头

“毛泽东还听说南方某些高产地区水稻每亩种植三万株禾苗,于是又向全国农村提出‘密植‘。他在八大二次会议上说:‘所谓合理密植,在湖北、湖南、广东,就是三万株禾苗,北方的穀子、麦子、高粱、玉米都可以密植。’”(出处同上)

在毛的号召下,“深翻”变成了翻得越深越好,有些地方竟有翻到一丈二尺深的。结果熟地变成生地,好地变成了盐硷地。而合理密植变成越密越好,一亩地下种几百斤,收穫的是一堆秕子。

二十四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5):讲完了毛泽东主持的16次会议;再发毛泽东发出的16条豪言壮语(2):

6、7月7日,对谭震林《关于华东五省市第一次农业会议总结》,毛泽东批示登《红旗》。

这份总结说“平均每人一千斤粮食的任务原设想四年五年完成,今年一年就完成了,并基本解决了粮食问题。争取两三年内做到丰衣足食。”

7、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说:

“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粮食也够用!将来我们要搞地球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哪里缺粮,我们就送给他!”

8、9月2日,毛在《对北戴河会议工业类文件的意见》中批示:

“……你们有意写工业纲要四十条,那很好,就动手写吧,写一篇好文章出来,为五年接近美国,七年超过美国这个目标而奋斗吧!”

9、“七亿人口搞七亿吨钢。三年至七年之内建成一个工业大国。设想十年可以搞四亿吨钢……二十亿吨煤,三亿吨石油。”

10、11月20日对《安国的小麦千亩天下第一田》一文的批语:

“此件可看。该县东风人民公社在开展播种规格化、种植区域化、耕作田园化的小麦大面积丰产运动中,搞了一块‘千亩第一田’,埂直如线,畦平如镜,土粒胜如筛过,畦埂犹如刀切,计划平均亩产二万斤。”

大跃进中,毛泽东当然没有亲自种过一亩地,更没有亲自放过一个卫星,可是哪一个卫星与他没有关係?哪一个卫星不是响应他的号召放的?他又制止过哪一个卫星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