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朝闻天下 >就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如此危险!震撼全球惊悚小说,将于9月上 >

就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如此危险!震撼全球惊悚小说,将于9月上

发布时间:2020-07-07   浏览量:581   

 

就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如此危险!震撼全球惊悚小说,将于9月上

嗨,妈咪们!

今天的贴文将跟往常不一样,倒也不能说是更重要,因为我们孩子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他们的一颦一笑,他们人生的第一步和第一句话,才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

这幺说好了,这则贴文……比较紧急,而且是超级紧急的。

我最好的朋友失蹤了,已经失去联络两天。她的名字叫艾米莉‧尼尔森。大家都知道,我从来不在部落格中对朋友直呼其名。但现在,我要(暂时)中止我先前严格实行的匿名方针,大家稍后就会明白理由。

我的儿子麦尔斯和艾米莉的儿子尼奇是最要好的朋友,两人五岁,都是四月出生,两人比起班上其他孩子,算是晚了几个月才上学,年纪也稍大。要我说,就是比较成熟。麦尔斯和尼奇是大家都希望拥有的完美孩子,是两个诚实有礼又善良的小孩,而且──如果有男士在看这篇贴文的话,先说抱歉了──他们还拥有一般男孩身上并不常见的特质。

两个孩子是在公立学校结成好友的,而我和艾米莉则是在接他们放学时认识的。一般来说,小孩很少会跟妈妈朋友的孩子当好朋友,而妈妈们也很少跟孩子朋友的妈咪成为知心好友。但是这次,大家都志同道合,我和艾米莉真是幸运,而这可能是因为一个共通点,我们都不是年轻妈咪,我们都是在接近三十五岁、成为妈咪的生理时钟开始倒数时生下孩子的。

有时候,麦尔斯和尼奇会自己编故事演戏,我会让他们用我的手机录下故事。不过,我向来小心留意孩子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这可是现代教养的一大挑战。其中一个精彩的小短剧叫做「狄克‧优一的冒险」,那是个侦探剧,尼奇是侦探,而麦尔斯是罪犯。

尼奇说:「我是狄克‧优一,全世界最聪明的侦探。」

麦尔斯说:「我是麦尔斯‧扈斗,全世界最邪恶的罪犯。」麦尔斯演得像是维多利亚时代夸张的通俗剧,说了许多的「呵呵呵」。他们会在我们的庭院里互相追逐,用手指假装在射击对方(但没有枪!),真是太精彩了。

我好希望麦尔斯的爸爸──也就是我死去的老公戴维斯──能够亲眼目睹这一幕。

有时候我很好奇,麦尔斯的演戏性格是打哪来的。我想,应该是遗传自他爸爸吧!有一次,我看到戴维斯对一群潜在客户做简报,我好惊讶他是那幺活灵活现又戏剧化,根本就像那些头髮闪亮柔软,又带点傻气魅力的年轻演员。不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却不一样。我想,是比较像他自己,安静、亲切、体贴,而且风趣;只是有时他的确很坚持己见,而这大部分是跟家具有关。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生前可是一位成功的建筑师。

戴维斯可说是十全十美的天使,但只有一、两次例外。

尼奇说他妈咪帮他们想出了狄克‧优一的故事,艾米莉喜欢悬疑推理的小说,用不着準备简报和开会的日子,在搭乘开往曼哈顿的都北线通勤火车上,她就会看这类型的书。

在麦尔斯出生以前,我也常看书。现在,我不时会拿起维吉尼亚‧伍尔芙的书翻个几页,好提醒自己曾经是怎样的人──或者说,希望自己仍是怎样的人。在孩子的玩伴聚会、学校午餐,以及早早就寝的缝隙之间,还是有着那个住在纽约市、在杂誌社上班的年轻女子,一个有朋友,并且会在週末外出享用早午餐的人。以前的那些朋友都没有生小孩,也没人搬来郊区,我和他们早已失去联络。

艾米莉最喜欢的作家是派翠西亚‧海史密斯。我懂艾米莉为什幺会喜欢她的书,因为故事十分引人入胜,只是让人不安。主角通常是杀人凶手、跟蹤狂,或是努力不让自己被杀的无辜人士。我看的那本就是两人在火车相遇,然后同意互相帮忙对方去杀人的故事。

我想要喜欢那本书,却一直看不下去。儘管之后艾米莉问我时,我还是说我爱死那本书了。
后来我去她家时,我们看了这部小说改编的希区考克电影DVD。刚开始我很担心艾米莉会不会想要讨论电影和原着有何不同,但电影深深吸引了我,尤其是旋转木马失控的那一幕,更是让人怕到不敢细看。

当时,我和艾米莉坐在她家客厅一张大沙发的两端,双脚轻鬆伸展搁着,茶几上摆了一瓶上好的白葡萄酒。看到我只敢从指缝间观看旋转木马那一段时,她对我微笑,对我比了讚的手势,她喜欢看到我被吓坏了的模样。

我不禁想着:如果在旋转木马上的,是麦尔斯呢?

看完电影之后,我问艾米莉:「妳认为真实世界的人们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艾米莉大笑。「天真的史蒂芬妮,妳保证会大吃一惊,人们可是什幺事都做得出来,包括他们从未和任何人承认的事──甚至对他们自己也没承认过的事。」

我真想说,我不像她以为的那样天真。我也做过一些坏事,但我震惊到说不出口,因为她的语气实在太像我妈了。

当妈妈的人都知道,我们很难不去胡思乱想一些吓人的事,然后还能一夜好眠。我答应过艾米莉不只一次,我会多看几部海史密斯的作品,但我真希望自己没看过这本,书中其中一名凶手的受害者,就是另一人的老婆。

而且,在闺蜜失蹤的情况下,这故事绝对不会让人仔细思考。不是说我认为艾米莉的老公尚恩可能会伤害她,他们之间显然是有一些问题,但谁的婚姻没有?况且,尚恩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认为)他基本上是个正派的家伙。

麦尔斯和尼奇就读同一家公立学校的幼稚园,我曾在部落格多次讚扬这间绝佳的学校。但它不在我们镇上,我们这里的(高龄化)居民投票否决了学校预算,造成镇上学校的资金问题。两个孩子就读的是隔壁城镇比较好的学校,离纽约和康乃狄克州的边界不远。

因为分区法规的关係,我们的孩子不能搭校车。于是我和艾米莉就每天上午开车送小孩上学,我会每天接麦尔斯放学,而艾米莉每週五只工作半天,所以那天会去接尼奇。我们的两个孩子就因此常在星期五下午做些有趣的活动──像是去吃汉堡,或是打迷你高尔夫。她家离我家只有十分钟车程,我们其实算是邻居。

我喜欢在艾米莉家消磨时光,就这样随意坐在她家沙发上,喝酒聊天,其中一人会不时起身去看看两个孩子的状况。我喜欢她说话时的手势,看着美丽的蓝宝石钻戒闪闪发光的模样。我们会聊很多妈妈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能够拥有真正的朋友实在太令人兴奋了,让我有时都忘了在认识她之前,我有多幺寂寞。

在星期五以外的平日,艾米莉的钟点保姆爱丽森会来接尼奇放学。艾米莉的老公尚恩在华尔街上班,总是工作到很晚。尚恩若能及时赶回家吃晚餐,那就是艾米莉和尼奇幸福的一天了。在爱丽森少数请病假的日子里,艾米莉会发简讯给我,我就会替补上阵。男孩们会来我家,直到艾米莉下班。

艾米莉一个月大概会有一天加班较晚,有时是两次,也可能三次,她得彻夜工作不能回家。
就跟这次一样,直到她失蹤了。

* * *

艾米莉帮曼哈顿一位知名时尚设计师担任公关工作,我向来很小心不要提及这位设计师的名字。事实上,她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设计品牌的公关主任。在我的部落格,我一直很注意不要出现品牌名字,因为这会牵扯到诚信问题,而且攀亲带故也太逊了,所以我才会一直不想接受写业配文。
就算加班或开会,艾米莉也会每隔几小时就传简讯给我,一有空就打电话给我。她就是这样的妈咪,但不是那种盘旋在孩子身边的直升机父母,也不是什幺都要插手的妈咪,更不是因为我们爱孩子,社会就评判和惩罚我们的那些负面称呼的那种妈咪。

一从城里下班,艾米莉就会从车站直奔过来接尼奇,我还得提醒她不要超速。当火车误点,她也会传简讯给我。不断传简讯!像是现在在哪一站,还有预计抵达的时间,直到我回传说:别担心,孩子没事的,慢慢来不要急,安全第一。

她已经两天没出现了,这期间都没跟我联络,也没回我的简讯和电话。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她失蹤了,我不知道她人在何处。

各位妈咪,艾米莉听起来像是会抛下孩子,不见人影两天,而且完全没传简讯、打电话,也没回我的简讯和电话的妈咪吗?真的没事吗?当真吗?

好了,我不能再写了,我闻到烤箱传来可可饼乾烤焦的味道了。再聊。

爱妳们的史蒂芬妮

上一篇: 下一篇: